【瑟莱】 春

   ♚、角色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。
   ♚、这是一发意在为自己产粮的小甜饼。
   ♚、注:父子亲情向,父子亲情向,父子亲情向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     密林的春天总是要来的比外界更早一些,生性热情浪漫西尔凡精灵们都坚信这是他们的王带来的奇迹。
      当外界还是严冬凛冽的时候,密林古木上的绿叶就已然宣布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度春天的到来。每逢繁花盛开之时,精灵们总是要举办宴会的——为歌颂这个春天,歌颂这片土地,而他们伟大的王——瑟兰迪尔也将在宴会上褪下寒冬的松柏之冠,换戴上织锦般的花冠。
      这便是宴会的重头戏了,精灵们已为此期待了整整一个冬天。

      “莱戈拉斯、莱戈拉斯!”
     红发女精灵微恼的声音由远及近,打断了金发精灵的假寐。莱戈拉斯慢慢起身,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打下来,斑驳的光影中,他的眉眼有些模糊不清。待陶瑞尔走近了,他才淡淡开口:“怎么了,陶瑞尔?”
    陶瑞尔看着他,叹了口气,道:“你知道今年该你准备花冠了吧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 然后便是沉默。
     陶瑞尔继续叹气,有时候她真的很不明白这对父子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,在短暂的童年之后,温馨便不复存在了,这对分享着彼此血液的、本该是世上最亲密的精灵,不知从何时起,已俨然成了君臣。一个高踞王座,一个仰望冠冕,一个发号施令,一个绝对服从。
     阶级分明,仿佛天经地义。
     可是,伊露维塔在上,他们,是一对父子啊。

    对于瑟兰迪尔而言,在成为父亲之前,他首先是一位君王,他必须保护他的国土,他的子民。莱戈拉斯从很早以前就深知这一点,且他也深深认同这一点。只是有时候——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极短暂的时候——他会感到困惑,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父亲——瑟兰迪尔,不再将他看作孩子,而让他背负起作为战士、作为王子的责任的呢?
     大概是黑暗对密林的侵蚀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吧。

    离宴会开始还有一天了,忙碌而喜悦的精灵在密林里放眼皆是,而陛下身边的女官已经找陶瑞尔询问了好几次莱戈拉斯的踪影,陶瑞尔被烦得想翻个白眼呛回去:王子殿下是个自由的小精灵,你问我我问谁去。可话虽如此,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踏上了“叶子去哪儿”的找精之路——谁让他们是挚友呢。
   

     等陶瑞尔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,已是暮色四合了。他一个人坐在湖边,闲适而慵懒,璀璨的星光伴随着瓦尔妲的祝福落在他的身上,抹去了他眉眼的冷色,让他看起来温柔得不可思议。
     陶瑞尔有些恍惚,这样的莱戈拉斯她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呢。自从他加入军队之后,她便眼睁睁看着那个温和的莱戈拉斯慢慢消失,然后越来越冷,越来越像王座上的那个精灵。她遥遥地望着,没有走近。远处传来了精灵的歌声,隐约飘渺,像裹在雾气中的颤颤的花。歌声渐渐清亮,陶瑞尔凝神听了一阵,才惊觉是莱戈拉斯在唱歌——他编织着花冠,在星光下歌颂着这蓬勃的春天。真美。她想。她悄悄地想退去,却蓦然发现,在莱戈拉斯的对面,他看不到的死角处,静静地立着一只鹿,它雄壮的鹿角隐没在枝桠中,眼睛明亮而温和。
  
     陶瑞尔于是笑了起来,她悄悄地、悄悄地走远了。

     美酒、美食、美人,永远是宴会的主旋律。
     美人自不必说,作为维拉的首生子,精灵们总是被格外优待,而美酒也从陛下的窖藏室中被一桶桶搬出来,如流水般铺陈开去,叫人心醉神迷。
     这场盛宴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,而高潮也在最后一天的晚上到来。
     瑟兰迪尔坐在高处,单手支颔,慵懒地看着不远处精灵们歌唱欢笑,澄澈的眸子里带着笑意。松柏的冠冕早在宴会开始时就已褪去,淡金色的长发从耳际垂下,原本冷峻威严的眉眼在火光的印衬下变得温暖而柔和。而莱戈拉斯就在这时捧着花冠,向他走来。
    年轻的精灵换上了银色的长袍,与他如出一辙的淡金色长发披散,眉目温和,嘴角却抿着,仿佛带着冷意。瑟兰迪尔看着他一步步走近,就像看着当年的绿叶一点点长成如今挺拔的树。他的神色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怀念。
    莱戈拉斯看着华丽座椅上的精灵,那是他的王,他的父亲,而他捧着他亲手编织的花冠,将要为他加冕。莱戈拉斯几乎要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给逗笑了,他面前的精灵,不需要任何人为他加冕,他生而为王,他的权力与荣光与生俱来。他就是这样伟大的存在啊。
     莱戈拉斯低眉,单膝跪地,双手奉上花冠,低声道:“吾王,吾父,愿瓦尔妲的星光永远落在你的肩上,愿你的国度永存。”
    本应在享乐的精灵们早已停了下来,他们恭敬地低头行礼,随着王子的话音同声祝愿:“吾王,愿瓦尔妲的星光永远落在你的肩上,愿你的国度永存。”虔诚而轻柔的声音在场地上空回荡,像白色的鸟在盘旋。
    瑟兰迪尔垂眸看着这只纯白色的花冠,这只荆棘王冠。纯白的花朵下是黑色的荆棘,尖刺被细心地掩裹起来,却依旧不掩冷峻。他淡淡开口:“莱戈拉斯,为我加冕吧。”
    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却像一道春雷炸响在莱戈拉斯耳边,他近乎震惊地抬头看着他的父亲,却从年长者的双眸中看到了不容置疑。他慢慢地站起身,以虔诚到近乎孺慕的姿态,为他的王,加冕。
    纯白的花冠与瑟兰迪尔淡金色的长发交相辉映,几乎叫人目眩神迷,那双如天高远如海深沉的瞳眸中满载复杂的笑意:“去享受盛宴吧,莱戈拉斯。”
   密林的王子殿下终究年少,哪怕竭力保持冷意,也抵不过西尔凡精灵们的热情,很快,便成了宴会的中心。
    欢歌乐舞,言笑晏晏。
    国王畅饮着美酒,与他的子民共享这蓬勃的春天。

     莱戈拉斯。
     我曾在战场上捡拾父亲的尸骨,自冕而王;我也曾在王座上看过四方来朝;而你,我的孩子,我的绿叶,你的出生才是我这漫长的岁月中,最为荣耀的加冕。

   看啊,春天向严冬宣战,绿叶歌颂着春天。

    真美。不是吗。


    写在后面的碎碎念:这篇文真的写了很久,一开始只是想玩一玩儿瑟爹的名字梗,后来想为自己写一发小甜饼。而且一开始只有开头,是真的没啥灵感,后来……纯粹是因为懒……【我有罪OTZ
     而且文中有BUG,就是湖边那段,但!是!既然是小甜饼就不要计较辣么多啦……反正我就是想这么写。【理不直气也壮. jpg
     荆棘王冠的寓意不知道有没有人get到(小声BB
     后面其实还有一发BE版的小番外……
   
  
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