唉,有时候真的好想找一个和我一样喜欢某样东西的同好啊,在一群与我没有任何共同爱好的朋友们中间,喜爱着与他们迥然相异的东西,其孤独程度,简直如黑夜中举着火炬独行的旅人,所有的悲欢只有我一个人知晓,所有的爱恨只有我一个明了。而我的悲欢爱恨,也无从宣告,如同野火在荒原中燃烧,从火星到灰烬,只有风,只有云,只有这空旷无垠的天与地看见,而它们也缄默着,注视着从亘古以来无数旅人跋涉至此,把自己燃烧成火,见证着无数新生与消亡,盛荣与枯萎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