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喜欢针锋相对,我喜欢旗鼓相当,我喜欢暴戾而危险却又分外迷人的关系。
甜宠不适合我,占有欲控制欲与自由而不屈的灵魂之间的对抗才能让我兴奋。
我喜欢不完美,我喜欢残缺,我喜欢备受摧折却依旧不肯低头的骄傲。
我喜欢黑暗里的一点微光,我喜欢心狠手辣下的仅有温情,我喜欢跌入泥沼却依旧挺直的脊梁。
我喜欢糖下面的玻璃渣,甜蜜之中的鸩酒,幸福过后的灰烬。
甜与虐都不重要,我只是喜欢一切危险而迷人的关系,就像酒,就像罂粟,就像尼古丁,让人沉迷,也让人不停追寻。
真美啊,不是吗?让人忍不住停留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