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,真的惊诧于为什么他们能对一个坑坚持那么久,仿若热情一如初见,永不改变。
真好啊。
想起我微博首页一位太太说,钦羡那些拥有炽烈情感的人,像夸父一样,可焚身拥抱太阳。
因为我没有。
那样炽烈的,仿佛要将自己也燃烧殆尽的情感,真是让人钦羡,又让人害怕啊。

评论